nanni

骑猪闯天下:

『迦南之地-走近以色列(一)』(耶路撒冷·老城)

每人心里都有一个哈姆雷特,每人心里,也一定有一个耶路撒冷,这是我的耶路撒冷!

毫无疑问,耶路撒冷是圣地,即使对我这atheist来说也如是。在以色列的沙漠里待了一年多,每每到安息日,总有一种去探访圣城的冲动,陶醉在那种迷失在老城里的快感。

耶路撒冷的历史不需多表,同是犹太教、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三大亚伯拉罕宗教,又称“三大天启宗教”的圣地,承载了犹太民族的苦难,演绎了阿拉伯世界的兴衰。

当现代犹太资本已然渗透和控制了西方社会,巴勒斯坦说:不是只有战争,我们还有足球。。。

 

叽喳的旅行笔记:

9月20日,前往乌兰固木的路上


早8点出发,行程约500公里,预计时间12小时。


 


    天阴沉着,原本绚烂的秋色因此而平常,车轮便重重地压着路,所谓路,也就是草地上、沙砾地上原有的车辙印,我们再添上一道新的车辙。


 


    没有红绿灯,没有交通规则,没有警察,没有会车,更没有行人。


 


    渐渐的,树没有了,河也没有了,只有褐黄色的草,这种苍凉的颜色,像老牛那身粗糙的皮毛。枯黄的草浪,一浪一浪荡向更加荒寂的深处。


 


    远处亮着雪峰的尖顶,峰腰裸露着赤红的岩石。它和我们不紧不慢的保持着距离,不管车子开多久,好像永远靠近不了,


 


    车里,毫无征兆的大家沉默了,长途跋涉,车速缓慢且颠簸。放眼都是了无边际茫茫荒野,除非是话痨,否则你只能用安静与苍茫来打磨你的精神。


 


    偶尔,远处出现一个小黑点,渐渐的近了,是穿着袍子的骑马人,油亮黝黑一路小颠着,平凡的有点猥琐,隔着车窗,心里默念着“得得得”的马蹄声, 背影渐渐远去了,四周又一片死寂。


    太阳西斜了,


    车子扬起的灰尘,像是地里冒出的温泉水,一缕缕散开来,从地上妙曼升起,被夕阳照成了金黄,久久不能散去,


 


    终于,车子溶进黑沉沉的旷夜里,四周什么也看不清楚,只有车灯前弯弯曲曲的车辙,像水流一样大缕大缕的向后飘去,


    


    调整个稍微舒服些的姿势,身体不再僵硬,,放松着随着摇动的节奏一起晃动,意识在消磨。人也融入到这虚空中。 

















屹青:

從聖保羅回到尼斯了,今天也是住在尼斯的最後一天,當然要到Parc du Château去看看全景。那丁達爾光線啊,不冷不熱的,遊客們被雲層欺負了。(三圖)


攝於尼斯,二零一四年夏


Hasselblad 503CX

Carl Zeiss Distagon T* CF 60mm 3.5f

Carl Zeiss Sonnar T* CF 150mm 4.0f

Kodak Ektar100

张芮侨·LoFoTo:

一路走来,感谢有你,也希望在彼此的陪伴下我们可以走得更远。☺️
(摄于我大帝都最最霸气的故宫博物院 出镜 @KellyWang )